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起点笔下文学 www.qdbxwx.com,逆天神奴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劝你们别多想了,若要我为你们炼制炼器符,我宁死!”穆然忽然一声清喝,打断了大殿之上群臣望着赤子烈手中神器的贪婪目光,和他们脑海中盘桓不去的黄粱美梦。

    赤子烈一皱眉头,苦心营造的局面总是被她一句话打破。

    眼看着百官梦醒,再次将矛头指向穆然,穆然却已没有耐心再跟他们耗下去。她跟赤子烈两人闯进皇宫,并非鲁莽,而是有计划而来。

    赤子烈故意让炎皇设下宫宴,就是将这皇城中的百官和世家的掌权者都聚集在了宫中,一旦战起,哪怕是杀一个,都可以造成一个家族的群龙无首。前几个月,穆然苦心在城内家族之间布下的乱局,到时便可显现成效。到时,争权、夺利、争上位,本家与分支一脉的矛盾,足以缠住一个家族的手脚,令其运作瘫痪。

    杀一人,便是毁去一个家族,杀两人,便是毁两个!

    不仅如此,此时,东街帝京府衙附近,铁洛应该已带着人赶到,龙傲陪着他们,只要宫中战起,他们立刻就会动手去救仲奚等人。

    帝京各个角落,应该也有王骑们化整为零潜入,带着符咒师和穆然派给他们帮忙的雷霆,准备宫中战事一起,便换下城门的守卫,以待到时接应出城。

    穆然和赤子烈要离开,绝不会给炎皇留下可以完整运作的皇都。皇城机能越瘫痪,他们越能有机会安然回到喀哈大漠。

    因而,今夜进宫势在必行,今夜宫中之战也已注定。

    此刻,外面数处暗巷里,都有人仰起头,望向巍巍皇宫,等着战起的信号!

    此刻,宫中明如白昼的大殿内,穆然束起的发丝被殿外吹来的风扯动如旗,她忽然牵起一道冷冷的笑,目光如电,射向曾经将她供奉为长老的三大家族,声冷如寒泉底下吹卷来的风,掠过殿内众人的耳朵,清晰逼人。

    “三位家主吠完了?那就在诛伐我之前,先将赫连一族赫连呈睿的死,先跟赫连家主解释清楚吧!”

    此话犹如在殿内放了颗炸弹,顿时炸得所有人都一惊,三家的家主险些从席上跳起来。

    赫连昂面色一变,眯眼一扫,鄂家的家主最先道:“胡言乱语!血口喷人!”

    “是么?鸾凤岛、幻境谷、熔岩幻地、三百名赫连家子弟、赫连呈睿的命,鄂家主不会是想说,没有你们三家子弟的帮忙,我会一人将这些人屠戮殆尽吧?”穆然眉峰一挑,目光缓缓从鄂泽、扈瑾兰、乌江邑身上扫过,冷笑,“好吧,是我一人所为。”

    鄂泽抬眼,望向穆然,与她目光一触之间眼底神色说不清道不明,接着便垂下眼去。扈瑾兰深深皱起眉头,看向鄂泽。唯有乌江邑脸上有一抹惊惶一闪而逝,接着也赶紧低头。

    但这抹惊惶却入了在场许多人的眼,殿内气氛顿时变了风向。

    赫连昂眼底赤红大盛,血丝如网,愤然一指三家,“是你们害死呈睿?”

    三位家主一齐起身,皆欲解释,赫连昂初闻此事,已是怒极,衣袂无风自动,气氛顿时剑拔弩张。

    御座上的炎皇望了眼殿内的气氛,少见地蹙了蹙眉,抬眼望向穆然。

    然而,就在他抬眼的一瞬,穆然忽然间,消失了!

    炎皇目光一闪,殿内忽然间没了一个人的气息,众人纷纷目光扫来,眼底还没涌现出震惊来,赤子烈便忽然提起苍龙战锤,往殿内狠狠一砸!

    大殿上的殿柱都是吸收威压的灵石铸成,纵然神器之威也无法令大殿倒塌,但宫宴上摆着的桌椅席子、宫灯粉饰以及炎皇的御座却都在一瞬间被烈火焚过!

    “护驾!”纷乱中有人一喊。

    赤子烈大笑着冲出殿外,回身便朝奔来的御林金甲一扫!这些金甲军,人数虽多,修为整体也不过下仙期假圆满,怎能敌得过苍龙战锤之威?

    苍冥烈焰带着黑气如在夜里染开的雾色,但那雾色一撞上人,便随处听闻惨烈的哀嚎,金甲军们长大着嘴,眼睛死死盯着夜空,面容在黑夜里煞白扭曲,神识遭受吞噬重创的人立刻两眼翻白,好似灵魂出窍一般直直向后栽倒。

    这栽倒的并非一人,黑夜里看不清有多少人倒下,只觉直挺挺栽下一大片,犹如轰然倒塌的百里城墙!

    剩下的人哪里还敢再接近?赤子烈却霍然回身,战锤向着殿外的青石地面上狠狠一砸!

    当初在墨玉谷中一挥之下砸平了一座山的威力,此刻更甚。只听轰鸣巨响,殿外宽阔的地面如被开了一道深壑,地面颤动如海啸怒雷奔至,远处的金甲军又倒下一片,地面却开始出现深纵的裂痕,绕着宫殿劈开,顿时将这前一刻还金碧辉煌的皇宫大殿劈成了一座孤岛,孤零零地立在前方深不见底百丈宽的深壑后头。

    炎皇尽管修为高深,已在神阶,但此刻唯有赤子烈和穆然在宫中,他仍不会不顾身份出手。百官护着他从大殿中走出,赫连昂和鄂家、扈家以及乌江家的家主在最前头,两方之间仍有芥蒂,此刻却装作无事,共同抬眼望前。

    后头跟着的皆是王公贵胄,鄂泽、扈瑾兰和乌江邑这几个年轻晚辈跟在自家家主身后,乌江邑性情最急,最先发难。

    他也是最急于表现,见赤子烈回身一脚将御林金甲的统领华茂踢出去的空隙,正好露出背后空门,他便一喜,纵身便第一个跃过殿前的深壑,喊一声“我来护驾!”便欲出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