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起点笔下文学 www.qdbxwx.com,尸人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示天台坐落于一块凸出的悬崖之上,平整光滑的地面不知为何种矿石铺成,仿佛一个硕大的广场,隐隐光华流转其中,不知是周围冥火的反光,还是其本身生成。

    旋即绿光直冲天宇,划破漆黑的地府空际,其上竟是不见尽头,猛地一下绿光爆散,发出一声雷鸣般的轰鸣,爆开的绿光聚而不散,翻滚变幻,有若云海。渐渐地青绿云海之中化出一张巨大无比的脸面来,无形的压力使下边鬼类魂躯明显矮了几分,除了天帝,谁人还能有此天威!

    天帝俯视着下方渺小的鬼类,一个响鼻打下,霎时间惊雷震耳,狂风大作,几个功力稍浅的判官竟是抵不住纷纷向后跌去“阎罗,何事竟要示天?”

    阎罗还没开口,赶阎罗就磕头哭喊道:“天帝,您一定要为秦妃娘娘主持公道啊!”“放肆!”突来的声音有如重锤般狠狠打在赶阎罗胸口,一口鬼血就从他口中“哇”地吐了出来,天空中那个声音继续道:“天帝没问你,哪里有你插嘴的份!”

    震惊,无与伦比的震惊!赶阎罗在地府也是仅次于阎罗的顶级高手了,眼下竟然不及对方一声呵斥之威,到底天界还有多少个变态的神级存在?一时间,不少官员倒没注意赶阎罗刚才所语,不过还是有部分官员注意到了,不是要向天帝禀告忠烈堂的事么?怎么扯到秦妃娘娘身上去了?尤其是黑白无常以及老一辈几个知情判官,愤怒之情溢于言表,姓罗的到底想说什么!

    云海中又化出一只绿手,朝身后微抬示意了一下,天帝道:“让他说。”天空中那个恐怖的声音便应令消失了。从始到终,示天台上所有鬼类就只看到天帝一张巨脸,根本就没见到其他任何的神影。

    赶阎罗磕头谢恩后,一脸悲伤道:“禀天帝,两百四十四年前,阎王娶亲,普天同庆。秦妃娘娘爱于出猎,阎王赐予一列王妃亲卫队保护娘娘安全,小的罗剑便是其中之一。一日山中偶遇冥龙,险战三日三夜,我等终于不辱王命,护得娘娘周全,屠毙冥龙,同时我等也因为吸得龙息,实力大进。不想四十年后一场妖劫席卷地府,娘娘带领我们一举擒杀万载妖王,王妃亲卫队从此威震天下,娘娘更得万民爱戴。可不幸就在这里发生了,阎王担心娘娘功高盖主,威胁到他的王位,竟然带人将亲卫队一朝绞杀,连娘娘也不得幸免”说到这里,语音悲怆,鬼泪凄下。

    黑无常首先沉不住气,怒极暴吼:“放你娘个狗屁!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噗!”同刚才赶阎罗插嘴一样,他话刚出口,天空中一声呵斥就如锤袭到:“放肆!天帝面前岂由你口中不净!”

    赶阎罗瞧也没瞧喷血的黑无常一眼,继续说道:“之后他阎罗竟是厚颜无耻地告之天下,说娘娘和亲卫队遭遇妖类的狠狠报复哈,哈,他千算万算,却怎么也没想到当日我和几个兄弟因为有点私事没有归队,而让我们逃过了一劫。寻到娘娘的遗留的一缕神识后,我好恨,我要为娘娘,为所有的兄弟报仇,我找过小阎公主,要跟小阎公主说娘娘的事,想让她继承娘娘的遗愿,继续带领我们亲卫队,却被阎罗发现了,我不敌之下挨了他一掌,装疯卖傻下才逃得性命”

    他说到这里,天帝的目光投向了小阎,似在询问她是否真有此事,小阎脸色确也惊疑不定,其中不乏痛苦之色。她不相信阎王爸爸是赶阎罗所说的那种人,可是各种事实却让她害怕。赶阎罗很久以前的确找过自己,像他说的一样说什么要自己重新带领亲卫队什么的,自己回去后把这事跟阎王爸爸说了,结果第二天赶阎罗就莫名其妙的疯了,看来这真是阎王爸爸下的手不假。而自己曾经也没少问过阎王爸爸关于妈妈的事,阎王爸爸却总是避而言他,直到一年之前跟钟馗相处的时候,钟馗不小心说漏嘴时说起过妈妈,自己马上就回去问了阎王爸爸,阎王爸爸更是大发雷霆她打心底地不相信阎王爸爸会是那种卑鄙小人,可是情形又让她害怕,害怕妈妈真是给爸爸杀死的。

    “混蛋,你在说谎,你在说谎!”黑无常已经给声波击趴,可无尽的愤怒使他还是忍不住为阎王叫冤。的确,阎罗与黑白无常他们,绝对不只是单纯的上下属关系,尽管阎罗很多时候爱摆排场爱摆架子,但他对下属绝对是真心的好,不然他也不会将神器“阴阳弓”赐予黑白无常。

    想当年,阎王一心治理地府,把地府整得条不紊,地府上上下下一团和睦,包括赶阎罗、锁魂五鬼在内,所有人不是亲兄弟一样?

    可是没想到的是,阎王花在地府上的心思太多了,竟疏忽了王妃。一开始时秦妃娘娘并没觉得怎样,连赶阎罗等兄弟也都没觉得怎样,赶阎罗等亲卫更开玩笑地要帮娘娘“夺回阎王”于是,一个天大的玩笑就在暗中酝酿了。没人知道后来玩笑到底有没有变味,反正在旁人的眼里,地府确实是出现了异常,到得最后,那神秘组织更只差没最后一步篡位了。

    其时阴间百姓不知,但地府内部当真是人心惶惶,后来那个神秘组织,即王妃亲卫队,向钟馗伸出了招揽之手,可能当时组织真有点变味了,刚开始时并没跟说起“夺回阎王”的初衷,结果可想而知,钟馗又岂是轻易能够收买的?组织却不罢休,三番四次找上钟馗,钟馗误以为他们是来灭口的,于是,杀戮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想来也是,从古到今,一次足以改朝换代的政变,收买不成,还能留下活口?钟馗的误会也是正常的,其实即使他不大开杀戒,这场暴乱也总会发生的,只是导火线引燃的迟早问题。

    杀掉组织一批人,钟馗便由种种线索找到了秦妃娘娘那,果然,一切都是娘娘在幕后主持!本来他是不想理会地府的事,不过这组织既主动惹到了他的头上,他也决计不会忍气吞声的,当下他便将事情告之了阎王。种种事实与钟馗所说相符,不由阎王不信了,盛怒之下他带领一队人马就在钟馗指引下找到了神秘组织的巢穴,在那里亲眼看到了娘娘带着她的亲卫队,他当时可谓是给怒火冲昏了头,第一道指令格杀勿论!想那王妃亲卫队暗地里干点事情还难以让人提防,可是明刀明枪地跟阎王对干,哪里是对手?而且还是在完全不备之下,不亡才是怪事。

    当阎王怒火稍息的时候已经晚了,他的一掌已经收不住了,在娘娘临死之前他才明白了娘娘的心意,要是以前自己能多关心一下王妃,要是以前自己能多陪一下王妃,要是以前自己能他明白一切都已经晚了,是自己害死了王妃,是自己害死了这么多兄弟,这么多的好兄弟都是为了自己夫妇,可是如今都落得魂飞魄散

    不过当时黑白无常以及幸存的几个判官都清楚,即使秦妃娘娘自始至终都没变心,但那种情况下,她的亲卫队中难免有人变了性质,其中的确有不少人想要篡位。可是阎王已经听不进去了,王妃已经冤死在自己手里,他不能再让王妃承受骂名了,王妃至今还受万民爱戴于是,一场暗流来得突然,也去得突然,普通的官员都不知道当时那场暗流怎么无缘无故地出现,又怎么无缘无故地消失,仿佛一切只是一场闹剧。

    只是从那以后,王妃亲卫队彻底消失了,普通官员间传言正如赶阎罗上面所说,王妃亲卫队擒杀万载妖王,而遭遇了妖类的报复袭击

    赶阎罗对天帝所言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的确让外人难知其实况,便以天帝之能,也还得细细揣度他每一句话,仍在听他道“两百年了,今天总算让我等到了这机会,阎罗他为了增强自己的力量,竟然炼化了忠烈堂内的历代忠烈的元魂,给我当场抓个正着,小的这才有机会上示天台来进见天帝,天帝您一定要为娘娘,为小的死去的兄弟们,为地府历代忠烈们主持公道啊!”黑无常此时倒是没了声音,不是骂够了,而是在此之前连受音波打击,现在已经昏过去了。

    小阎与白无常及几个知情判官不同,她听完反松了一口气。她最怕的就是赶阎罗之前讲的全部都是真的,可是听到最后,她知道了,赶阎罗说的分明就是假话!阎王爸爸和大胡子钟馗炼化忠烈们的元魂根本就是为了救嫣兰,而他赶阎罗却说阎王爸爸是为增强自己的力量,一切根本就是他乱说来冤枉阎王爸爸的!

    好在天帝并没听信赶阎罗的片面之词,尽管听到忠烈堂里的元魂被炼化之后,他的脸色更加阴沉了,但他还是沉声问道:“阎罗,他说的可是真的?”

    阎罗此时早已陷入了对王妃的深深自责,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既然在两百年前自己就选择了抛弃真相,现在自己就更不能让王妃背上骂名,所有的一切都由我来承担吧

    “三弟,弟妹,你们现在应该都上去了吧,上去了好,永远不要下来了,结拜那天我说过,有难我当,大哥只能在这里为你们作最后的祝福了”

    阎罗知道,如果说明了忠烈元魂是为嫣兰炼化了,那么,嫣兰在天帝天威下,是决计见不到明日的太阳的,而焦傲为了嫣兰而跟天帝抗衡,同样也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

    万念俱灰下,他对赶阎罗已经提不起恨意了,赶阎罗或许是个野心家,但他的确也对王妃忠心不二,甚至,有些忠心地过头了,因此,在自己本来就要来向天帝请罪的情况下,他还不忘为王妃之死,而捅自己一刀。

    “是的,罗剑说的不错,两百年前的罪魁祸首是我,今天忠烈堂的罪魁祸首也是我。天帝,您降罪吧!”

    “阎王爷”白无常以及几个判官虽然对忠烈堂的真相不明,但对于两百年前那场暗流还是清楚的,知道他是为了秦妃娘娘的名声自愿而承担罪名,不禁眼中含泪“您这又何苦呢?”

    “阎王爸爸”小阎则明白父亲是不想焦傲、嫣兰他们受到地府的通缉以及遭受天帝的惩治,也红了眼眶。

    天帝当然看得出白无常等人眼中的真情流露,他自己也不相信阎罗是那种卑鄙小人,不然当初天界那么多神官,他也不会单派阎罗下来当此重任。不过此时连阎罗他自己都承认了,天帝也确实没有办法袒护他,神力暗作,示天台可视范围内立即电闪雷鸣,浩大的力量压得云海愈低,似乎随时可能由空坠落,压毁下边一切。

    就在一道闪电劈向阎罗之时,一声暴喝迎雷响起:“住手!”

    没人敢胆硬抗天威,来人并没傻得用身体去抵抗那道闪电,只是在一瞬之间推开了阎罗。

    “什么人竟胆妨碍天帝刑罚!”天空中那恐怖的喝声传下,来人受音波冲击,蹬蹬蹬连退三步,倒不至于像黑无常那样被音波震得吐血。

    紧接着,几个小鬼差冲了进来,在示天台外为结界所限,他们并未能看(小说网)到天帝,此时看到天帝如此强大的存在,吓得脚一软就跪了下来,看看阎王,再抬头看看天帝,不知该向谁禀报,胡乱地磕着头“禀各位大人,他们三个太厉害了,硬闯进来,小的们抵挡不住,大人恕罪!大人恕罪!大人”

    天空中那个恐怖的声音竟不能伤着焦傲一个不起眼的年轻人,正气得不轻,当即冲这几个鬼差大吼一声:“滚!”狂风席卷,几个鬼差立时被击飞出去,至于是死是活又或者伤到什么程度,结界之内却是看不着外面情况了。

    “三弟,你们怎么又回来了!”来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